跨境电商打造新“空中贸易通道”

        随着跨境电商特别是中国跨境电商的迅猛发展,跨境电商正从一种经济现象变成一种商业模式,并逐渐转化为一种新型贸易方式。

  业界认为,以跨境电商为核心推动力的新型全球贸易体系,是一条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空中贸易通道”,期待中国跨境电商的实践和相关规则的孵化能为其他国家提供借鉴。

  跨境电商全球布局加速

  地处“黄金纬度”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拥有广袤的土地和充足的日照,而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也使澳洲成为许多优质食品、乳制品以及保健品的原产地。这些优质商品被中国消费者贴上了“生态”、“天然”和“安全”的标签,备受青睐。

  据了解,京东对澳新市场的布局已有时日。具体来说,京东在美洲、欧洲、东南亚、澳洲等地都有具体的业务布局。除澳新市场外,京东方面表示,今年下半年将在洛杉矶率先启动美国计划,并计划最快在2019年进军欧洲市场,目标是在几年内覆盖整个欧洲。

  对另一家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来表示,跨境电商同样是其重要的发展方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则是这一战略的重要支点。

  早在去年2月,阿里巴巴的澳新团队开始正式运营。

  今年的4月24日,在澳大利亚举办的“阿里之夜”上,阿里巴巴CEO表示,阿里走进澳洲并不仅仅只为做业务而来,其背后还有更大的野心,那就是“把我们在中国建成的整个数字商业的生态,能够更好地延展到澳新等海外市场。”

  澳新市场的举动代表了阿里全球化的新进程。在这之前,阿里以投资入股的方式,在美国、印度入股了当地的电商平台,并收购了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

  除了阿里和京东两大电商巨头外,中国其他跨境电商的海外布局也在加速。

  前不久,网易考拉与欧洲三大护肤巨头之一的拜尔斯道夫公司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就拜尔斯道夫旗下妮维雅品牌的跨境全品类授权、打造跨境独家联名款商品、共同开拓中国市场等多方面进行深度合作。

  目前来看,中国的跨境电商在欧洲的扩张已经有了基础。据悉,京东已在巴黎成立办公室,并宣布投资10亿欧元在法国构建物流网。阿里巴巴则在保加利亚设置了一个中央配送仓,可以辐射整个欧洲市场。据悉,未来5年,阿里巴巴将投入至少130亿欧元用于全球扩张。

  德国业界甚至猜测,本土电商Zalando可能已成为中国跨境电商的并购对象。

  多途径消除跨境电商痛点

  先是日韩,后是澳新和欧美,纵观阿里、京东和网易考拉的全球布局,不难发现,正是这些地区良好的商品品质俘获了跨境电商和中国消费者的“芳心”。

  艾瑞咨询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跨境电商报告显示,自2013年以来,跨境电商的市场规模一直保持增长,于2014年达到百亿级规模,2018年将突破千亿。

  其中,跨境网购的用户多以80、90后为主,主要分布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且处于职业上升期,消费能力强,追求有“品质”的生活,因此对自己买到的商品是不是正品也最关心。

  基于此,品控便成为跨境电商平台的首要任务。

  除了商品是否是正品外,价格和用户体验也是跨境购物过程中的两大痛点,考验着跨境电商在供应链端的能力。对跨境电商平台来说,如何降低物流支出、减少物流时间是核心所在,因而保税仓和海外仓等物流资源也就成了重要的战略资产。

  跨境电商或改变全球贸易格局

  业界认为,跨境电商正从一种经济现象变成一种商业模式,并逐渐转化为一种新型贸易方式,对目前的全球贸易格局产生了深刻影响。

  在原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看来,跨境电商推动了普惠贸易发展,使得以跨国企业和买家为主体的全球贸易转变为由跨国企业和中小企业共同主导,买家和卖家、进口方和出口方全产业链合作共赢的新时代。由此,全球贸易规则随之发生转变,由传统贸易主导的规则体系转变为传统贸易与跨境电商规则体系共生共融。在这一过程中,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开始从全球贸易规则的学习者和执行者,逐渐转变为国际规则特别是跨境电商规则的推动者和引领者。

  与此同时,全球贸易规则和公共政策也面临着新要求和新挑战。

  随着跨境电商在全球贸易中所占的比例快速提升,大量企业从线下贸易转变为线上贸易,电商平台、互联网金融、智能物流、网络信用等电商服务生态日益繁荣。同时,国际供应链也通过电子商务的在线化、数据化和网络化,从工业时代的生产引导消费模式,向消费者需求驱动生产模式转变,全球贸易由此发生了深刻转型。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数字经济研究院副院长认为,与传统贸易更多依靠大型跨国企业、垄断企业不同,以跨境电商为核心推动力的新型全球贸易体系,是一条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空中贸易通道”,它以中小微企业为主角,通过全球物流为全世界消费者提供更为细致、精准、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

  但这并不意味着新型全球贸易体系的前方就是一片坦途。国际知名咨询机构埃森哲的一项报告认为,尽管已经不能适应新贸易时代的需求,传统贸易规则却仍在延续。另外,跨境贸易中产生了大量碎片化、定制化的订单,其商业路径与传统的“集装箱订单”存在很大不同。不过,各国政府还没有建立新的监管模式,相关税收征管标准、技术标准等许多规则仍待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