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撑南向开放,四川铁路货运通道如何更通畅?

目前,我省已建成南向进出川铁路通道4条、高速公路通道8条,通达广西北部湾、粤港澳大湾区、云南的综合运输通道初步形成。然而,我省南向铁路通道普遍存在等级低、“卡脖子”路段多的情况。

扩建铁路线,打通南向通道

通道“通而不畅”的问题仍然存在。例如,成都经宜宾至北部湾地区这条线路中,贵州到广西的一段地方铁路,成为通道上一个堵点,货车常常要为客车“让路”,临时停车,耽误时间。

如何进一步畅通通道?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提出将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主通道由3条通路构成,其中1条自成都经泸州(宜宾)、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西南交大交通运输系主任殷勇分析,从地图上看,这条通道距离最短,“只有1000多公里,时间、成本都能省下来。”

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吴新红也表示,打通通道“肠梗阻”,一方面我省将在既有成渝、内昆、成昆等铁路基础上,建成成昆扩能米攀段,加快成昆扩能峨米段建设,推进宜西攀大铁路前期研究工作,扩大南向货运通道能力;另一方面,将加快隆黄铁路叙毕段建设,推动成渝、隆黄铁路隆叙段扩能改造,以及协同推进黄(桶)百(色)铁路前期研究工作,进一步拓展陆海新通道。

泸州方面,据悉,当地在建及规划南向普速货运铁路通道2条,一是经遵义、柳州至钦州港大通道,全长约1146公里,较现有运行线路缩短550公里;二是经贵州黄桶、广西南宁至钦州港通道,全长约1012公里,较现有运行线路缩短680公里,全线贯通后将是四川南向最便捷的铁路货运大通道。

开行南向货运班列,为新通道“赋能”

2017年11月,四川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正式开通班列运营。第二年,该班列就开行221列,往返总货值超1.5亿美元。作为四川连接东南亚国家的一条国际铁海联运大通道,目前该通道已辐射了54个国家和地区。

吴新红介绍,四川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班列热门线路中,进出口已实现基本平衡。以成都城厢—广西钦州港的线路为例,1月到8月双向开行班次数量相近。去程货源主要为化工原料、电子产品、西药、汽车配件等;返程货源主要是建造材料、饮食日用品、工业原料以及粮食、矿石等大宗货物。

截至9月8日,我省共发送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班列189列,超计划数86列,同比增幅86%,累计为省内外一百余家企业提供了高效、便捷的运输服务,帮助企业有效降低物流成本,促进资本的全球范围流动,实现了陆海联运通道建设与推动贸易发展的良好结合。

此外,成都经钦州港至东南亚的“蓉欧+”东盟国际铁海联运班列也实现稳定运行,成都国际铁路港与我省12个市(州)建立“蓉欧+”东盟班列基地,与我省98个县(市、区)推进产业合作。